FRB的“姿态转换”有变成“政策失误”的危险性

  美国股市正试图克服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影响。该国股票在12月15日公布FOMC(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)的结果后,作为代表性指标的S&P 500指数接近历史最高值,第二天开始下跌,但是之后持续反弹,23日再次刷新了历史最高值。

  奥密克戎变异株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是有限的

  众所周知,新冠变异种Omicron感染者继在欧洲之后,在美国也持续增加。好不容易过了圣诞节,城市的外出抑制和活动中止等相继而来,对奥密克戎的担忧也一时动摇了年末的美国股市。

  奥密克戎株和今年夏天扩大的Delta有不同的性质,对美国的经济活动有多坏影响尚不确定。但是,在Delta流行的2021年,夏季对美国经济的不良影响仅限于旅行等一部分服务业,结果对服务消费整体的影响不大。

  在与新冠共生的同时进行必要应对措施的美国,不会对形势严峻的城市进行封锁,到2021年夏季为止,像日本那样对经济活动施加刹车的可能性很低。所以,大概奥密克戎会与德尔塔一样,只是抑制局部服务消费的因素。

  新冠感染者的扩大,在年中阻碍了世界的供应链,给汽车等的生产调整带来了影响,这种影响直接影响了该国经济。如果今后奥密克戎株的不良影响出现的话,可以设想这条路径再次加强的情况。

  另一方面,集装箱运费价格出现高峰,在对该国制造业的各种调查中,物流和供应链的紧逼有缓和的迹象。而且,在2021年大幅增加的美国商品消费会减缓步伐,同年出现的供应链不景气的可能性也不高。因此,奥密克戎对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是有限的,预计金融市场对这一问题的担忧早晚会得到缓和。

  但是,即使新冠带来的风险是有限的,但在2021年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,庆祝着从年初开始的20%以上收益的美国股市,如果说2022年也能期待同样的回报的话,这是值得怀疑的。

  因为比起奥密克戎的不良影响,对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影响更高的,是由杰罗姆•鲍威尔主席率领的FRB(美国联邦储备制度理事会),其加强了重视抑制通货膨胀的政策姿态,这将成为2022年上半年美国股市的一大绊脚石。因此,预计美国股市的收益在2022年将比去年大幅下降。

  美国提前提高利率所设想的诸多担忧是?

  现在,FRB比起以往更重视雇佣最大化,这也有乔·拜登政权的要求,因为重视抑制通货膨胀,所以倾向于鹰派。

  因此,2022年美国的财政金融政策将对经济增长起到刹车的作用。预计2021年支持该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服务消费正常化将在2022年有所缓解,这也将成为2022年上半年的刹车的具体表现。

  在2022年上半年经济增长减速、企业业绩改善速度减缓的情况下,FRB很有可能采取缓和金融的措施。在美国的债券市场中,提高利率的期待已经增强,Eld曲线(收益率曲线)的平局(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的利息差缩小,Eld曲线的倾斜变得缓慢)继续着。

  其中,30年期的超长期区域的利息下降特别明显,可以说由于早期利率提高,经济增长率会长期下降。

  这个债券市场的期待形成是否妥当还在讨论中,债券市场参与者极有可能倾向于悲观。但是,关于美联储提前提高利率所带来的对该国经济的不良影响,到2022年前半期,无论是在股票市场上还是债券市场上,都不可忽视。

  过于迅速的紧缩使得经济减速,对选举也会产生影响

  因为比起需求过多,在由于供给限制而引起通货膨胀的情况下,如果提前提高利率的话,那就有可能导致过快的紧缩政策。

  另外,到2021年为止,美国市场的股价上涨主要原因是“GAMAM”(Google、Apple、Meta、Amazon、Microsoft)等特定大型品牌的企业价值评价提高,股价上升等。对于FRB的金融政策失误的担忧,很容易直接关系到全球股票的股价调整。

  当然,这种预测落空,“鹰派转型”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。

  由于FRB成员预计到2024年的加息速度比较缓慢,所以没有达到加息过度收紧的“超额基尔”,这种精细调整可能会取得成功。只是,判断FRB提高利率是否是政策错误,需要相应的时间,所以市场很容易对FRB的对应政策产生怀疑。

  此外,临近中间选举(2022年11月8日),支持率下降的拜登政权的政策可能会在股票市场上引起担忧。

  向FRB明确要求抑制通货膨胀,这也许是被判断失政的一个由头。然后拜登政权一直致力于“重建家园”的财政方案,拜登总统没有在民主党内部进行汇总,该法案无法实现的风险也还仍然存在,甚至说暗示着2022年美国政治将陷入混乱也并非虚言。

瓜分6666元现金红包!领取8%+理财券,每日限额3000份!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茂桦